•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投教学院
  • 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新闻中心
    news
    公司新闻
    论坛 | 陈道富:黄金市场背后的支撑就是金融属性和货币属性
    原文出自:金雅福投资    发布日期:2019-10-22 13:33:37


    10月19日,由中国黄金报社主办、金雅福集团联合主办,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中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深圳市金雅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承办的“新拐点 新机遇”2019黄金新趋势(长春)高峰论坛在长春成功举办。来自资管行业、银行业、贵金属业务负责人、黄金珠宝行业代表等200多人参加了此次论坛。


    活动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发表了主题为《宏观经济形势与黄金市场趋势》主旨演讲。陈道富从宏观角度分享了黄金市场的趋势,他表示,今年黄金市场走得既符合大家预期,又超出大家预期。同时他也指出,中国黄金市场的投资属性开发的并不充分。黄金具有货币属性,黄金市场发展的支撑就是黄金金融属性和货币属性被重新认识的过程。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陈道富宏观角度分享了黄金市场的趋势,他表示,今年黄金市场走得既符合大家预期,又超出大家预期。一方面源自于黄金在历经艰难的震荡后,今年开始出现上涨符合预期;另一方面,黄金市场作为今年投资品市场里一道比较亮丽的风景线,其强劲的表现超过了大家的预期


    陈道富认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想看懂黄金,没有百年的视野是看不懂黄金的,黄金是有千年的传统的。当前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从英国脱欧,特朗普一系列举动,到国际上的变动等黑天鹅事件正在影响着世界格局。


    与此同时,当今世界的新技术正在冲击我们的社会,但新技术还没有引起经济的整体变迁。他指出,由上一轮技术带来的经济变迁引发的社会问题而导致的社会思潮及文化格局的变化,使得世界已经不仅仅是资源的优化配置,制度的改革也正在引起关注。这也意味着,世界和中国都处在破旧立新的改革过程中,这也将会对人类社会和经济社会产生巨大的冲击。


    陈道富表示,于中国而言,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里面中国正处在转型中。“目前是下行,而且是处在全面调整的国家,或者说现在国际社会上一直讨论中国的中等收入陷阱和修昔底德陷阱,转型是中国现在最大的一个特征。”陈道富说。


    此外,陈道富还从战略机遇期分析了当前形势。他用两个词来概括:


    一个是‘看见’。要看见,大家都看到危机,这一轮的机遇跟你没关系,如果从危机里看到其中一些新生的力量,这一轮的战略机遇就与你有关


    第二要‘熬过’因为要转危为机,这个过程是一个危的过程,是一个调整的过程,调整的过程即使看到生机,如果熬不到生机,这个生机也和你没关系,但是不是瞎熬,是看到生机的前提下熬过去,这个时候这股生机就是由你来呈现的。

    短期宏观经济形势严峻


    从近期宏观经济数据来看,虽然9月份的数据相对8月份来说有相当大的改善,但是经济下行压力犹存,企业经营困难其实一点都没有减少。


    与此同时,就业的担忧、居民负债率的增加、消费欲望的减少等问题都折射出了当前消费仍面临一定的压力。


    不仅国内如此,整个世界都处在经济下行的周期中,全球的贸易规模也在下降,叠加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带来的出口影响会陆续呈现,所以对需求终端来看,无论是消费需求,还是出口需求,都将面临压力。


    陈道富指出,尽管相对传统的动能,新动能现在来看仍然保持较高增长。但是新动能的动力也有所弱化,因此经济下行压力是加大的。


    此外,陈道富还指出,当前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利润的改善有相当一部分是由于减税降费带来的。而政策出台调控的效果受市场力影响,不能保证各方主体都能受益。因此,从宏观层面来看,供给侧改革是治本之策,加大逆周期的调整力度,把需求侧稳住节奏的力度适当加大是治标之策。


    总体而言,当前宏观经济形势较为严峻。


    黄金市场背后的支撑


    对于黄金市场的趋势,陈道富表示黄金市场今年整体来说是乐观的。


    陈道富认为黄金有三个用处。第一是工业使用。第二是首饰需求。第三是货币属性和金融属性,也就是投资需求。


    就货币属性方面,陈道富说:“货币是人类的普遍信任,大家普遍信什么?大家普遍信黄金,所以我就愿意持有黄金,我可以拿黄金再换任何我想要的东西,所以就可以变成普遍的信任,变成货币。在实物的状态情况下,金银最后胜出了,成为的货币的代表。这个过程有过一些反复,之后会形成汇兑黄金本位,表面是纸币,背后靠黄金,大家仍然信任的是黄金。”


    同时,陈道富还指出,一般情况下把黄金当成大宗商品时,它和美元是翘翘板的关系。但是,当黄金的价格属性凸显时,它和美元就有同步的可能。一旦信任出现分歧时,大家会从纸币社会转向美元,之后再逐步转向黄金。


    与此同时,受供给影响,黄金生产严重制约整个信用的扩张。


    陈道富分析指出,在没有黄金推动的情况下,黄金以通缩为代表的经济繁荣将不利于生产扩张,从而导致信用货币的产生。“信用货币的供给没有任何约束,就是一张纸,而且最后连一张纸都不是,只是银行的一个符号,想发多少就发多少,完全受制于需求,社会上有没有需求?这个货币能不能发出去,中国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而是我们的钱如何发出去?现在全球都面临同样的问题,这个钱根本就没有办法发出去。”


    陈道富表示,只有实体经济的资产能够扩张,货币就能够放出去,就能够推动媒介,甚至为经济的成长提供条件,如果实体经济没有找到动力和方向时,货币则发不出去。因此,黄金在裂掉货币属性后则可以挖掘出它的金融属性,使它能够成为信任的载体,来作为整个社会经济流通的媒介。


    陈道富最后在演讲中指出,黄金市场背后的支撑就是金融属性和货币属性。在被重新认识的过程中,“黄金的特有的投资和金融属性能不能被再认可,能不能被开发出来,在当前经济时代能不能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信任的流通,这将是支撑黄金未来能不能持续,能不能有更好发展的根本。”


    注:内容根据嘉宾演讲整理,未经嘉宾本人审阅,有删减。




    深圳市金雅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0-2016 金雅福投资 粤ICP备14084087号

    客户服务热线: 4000171880

    邮箱:service@jyffund.com

    粤公网安备 44030302001086号